當前位置:首頁 > 技術支持 > 廣州 “清網行動”成果豐碩(圖)
技術支持

廣州 “清網行動”成果豐碩(圖)
來源:http://www.yzqkjfls.cn  發布時間:2012-12-04 08:07:03  點擊數:1206

人民網廣州4月9日電(記者賀林平、劉建黨、奉鑫)今天上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組織了廣州市越秀區、花都區、荔灣區、白雲區、番禺區、海珠區、天河區、黃埔區、蘿崗區人民法院和從化市、增城市人民法院等11家基層法院,統一宣判了33宗在“清網行動”中破獲的刑事案件,4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六個月至十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蘇州公牛插座 |公牛插座 |公牛插座批發 |公牛插座 |公牛排插|公牛卷線盤 |公牛電器    “清網行動”是全國公安機關在公安部的部署下展開的追捕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專項行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曾於2011年9月聯合發布了《關於敦促在逃分子人員投案自首的通告》,該通告規定:在逃犯罪人員2011年12月1日前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監獄或者所在單位、城鄉基層組織等有關單位、組織投案自首,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在規定期限內拒不投案自首的,司法機關將依法從嚴懲處。

  在廣州此次統一宣判的40名被告人中,有31名被告人具有自首情節,依據上述通告的精神,法院依法對其從寬處罰,其中25名被告人被適用緩刑。

  典型案例:

  被告人鄧愛國、楊善文故意傷害案

  2010年8月23日22時許,被告人鄧愛國、楊善文與同案人劉少戌、王順成(均已判決)在位於廣州市花都區獅嶺鎮合成村某出租屋,因鄰居雷愛平的小孩持水槍朝鄧愛國噴水而與雷愛平發生口角。後被告人鄧愛國、楊善文及同案人與前來理論的雷愛平的親友黃強、陳祥真、王海飛發生爭執和打鬥。打鬥過程中,被害人黃強被打至輕傷,同案人劉少戌受輕微傷。2010年8月30日,同案人劉少戌家屬鍾荷蓮與被害人黃強達成刑事附帶民事和解,鍾荷蓮代為賠償一萬元給被害人黃強,被害人黃強對同案人劉少戌表示諒解。2011年9月9日,被告人鄧愛國前往湖南省祁陽縣公安局投案自首;2011年9月11日,被告人楊善文前往湖南省祁陽縣公安局投案自首。

  花都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鄧愛國、楊善文無視國家法律,夥同他人故意傷害公民身體,致一人輕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二被告人犯罪以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判決如下:一、被告人鄧愛國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二、被告人楊善文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被告人梁新友盜竊案

 蘇州公牛插座 |公牛插座 |公牛插座批發 |公牛插座 |公牛排插|公牛卷線盤 |公牛電器    被告人梁新友於2008年9月進入廣州市黃埔區廣州冶煉廠內的中興預處理廠工作,負責噴油漆及開預處理機。2009年7月12日淩晨及22日晚上,被告人梁新友先後2次夥同該廠已離職的李誌慧、羅貴斌(均另案處理)經預謀,租用貨車到該廠倉庫內盜走CCSA14*1800*8000鋼板20.54噸、BVA15*2000*8000鋼板3.76噸和BVA13*2100*8000鋼板1.71噸(經鑒定,共價值119780元),後逃離廣州。

  2011年11月30日,公安機關在全國網上追逃專項督察“清網行動”中將被告人梁新友抓獲歸案。

  黃埔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梁新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利用其工作的便利條件秘密竊取公司財物,且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依法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鑒於被告人梁新友歸案後能坦白交代犯罪事實,有一定悔罪表現,依法可從輕處罰,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五千元。

  被告人馮發財搶劫案

  2010年1月1日4時許,被告人馮發財與同案人周敢誌、陳積平、李貞華、張用增(均已判刑)等人搭乘由同案人李華斌(已判刑)駕駛的1輛懸掛車牌號碼為粵A·31074的麵包車去至位於廣州市蘿崗區東區的中國雲南路橋建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一工地,由同案人李華斌在外等候接應,被告人馮發財與其他同案人持鐵撬等作案工具強行進入上述工地,由同案人周敢誌威脅和控製工地看守人員楊作培,共同劫取得工地內規格為YC3×35+1×10的電纜70米(價值人民幣5649元)。

  2010年1月7日4時許,被告人馮發財與同案人周敢誌、陳積平、李貞華、張用增、邱前太(已判刑)等人搭乘由同案人李華斌駕駛的上述麵包車去至上述工地,叫醒工地看守人員楊作培,公然劫取該工地內規格為RVV3×4 mm2電纜約20米及金象牌8KW 220/330V電焊機1台(共價值人民幣1846.55元)時,因公安人員及時趕到而未得逞。

  2011年10月2日,被告人馮發財到河南省駐馬店市平輿縣萬金店派出所投案自首。

  蘿崗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馮發財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與他人共同采取暴力、脅迫手段劫取公司財物,其行為已構成搶劫罪。在2010年1月7日的搶劫犯罪中,被告人馮發財已經著手實行犯罪,由於其意誌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馮發財犯罪以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綜合考慮全案事實、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蘿崗區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馮發財減輕處罰,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馮發財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

  被告人吳明輝故意傷害案

  被害人李坤(已死亡)與吳名亮(已判刑)、黃明科、“湖南仔”(均另案處理)經商量策劃,預謀騙他人賭六合彩時搶劫賭資,並於2005年11月12日,聯係好被告人吳明輝及鍾誌軍、吳輝雲(均已判決)等人一起賭博。當日,李坤、黃明科、“湖南仔”等人事先在約定的增城市新塘鎮某酒店403房內準備好辣椒水和電擊棒,並在該房內等候,吳名亮在該酒店外“望風”。同日20時左右,吳輝雲攜帶人民幣10多萬元,與鍾誌軍、吳明輝一同前往該酒店403房,正準備以購買六合彩特碼的方式進行賭博時,李坤、黃明科、“湖南仔”等人共同使用辣椒水潑眼、持電棍擊打等暴力手段搶劫賭資,遭到被告人吳明輝以及吳輝雲、鍾誌軍的反抗,雙方發生打鬥。在打鬥過程中,被告人一夥持事先準備好的刀具捅傷李坤,後雙方均逃離酒店,被害人李坤在逃跑過程中倒地死亡。經法醫鑒定:被害人李坤麵部、頸部、右胸部、背部、左手背、右大腿等處多處創口,均符合銳器作用所致,其死因係因銳器作用於頸、胸部致血氣胸、血液進入呼吸道導致急性呼吸功能衰竭死亡。後被告人吳明輝於2011年9月21日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

  在庭審後,被告人吳明輝的家屬已經與被害人李坤的家屬達成調解協議並支付賠償款12萬元,取得了被害人家屬的諒解。

  增城市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吳明輝夥同他人持刀故意傷害公民身體,致一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公被告人吳明輝的防衛行為明顯超出必要限度,屬防衛過當,依法應減輕處罰。被告人吳明輝雖然自動向公安機關投案,但歸案後並未如實供述其夥同同案人積極持刀反抗的主要犯罪事實,不能認定為自首。本案中,被害人李坤一方存在較大過錯;且被告人吳明輝的家屬在案發後與被害人家屬達成調解協議並支付賠償款12萬元,取得被害人家屬的諒解,對被告人吳明輝可酌情從輕處罰。綜合考慮上述情節,增城市人民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吳明輝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

  被告人劉簡波交通肇事案

 蘇州公牛插座 |公牛插座 |公牛插座批發 |公牛插座 |公牛排插|公牛卷線盤 |公牛電器  
  2009年1月22日17時許,被告人劉簡波無駕駛證駕駛無號牌兩輪摩托車沿增城市派從公路由西往東方向行駛至派潭鎮劉家村路段時,與同方向騎自行車的被害人張某南發生碰撞,造成被害人張某南倒地受傷,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經檢驗死亡原因屬於顱腦損傷)的重大交通事故。經交警部門責任認定書認定:被告人劉簡波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被告人劉簡波在公安機關偵查期間逃逸,後於2011年9月15日向公安機關自動投案。

  案發後,被害人親屬收到被告人劉簡波6000元,被害人親屬提起訴訟後,經過調解,雙方達成了賠償協議,並由劉簡波按協議支付了30000元給被害人親屬。

  增城市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劉簡波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後逃逸,承擔事故主要責任,其行為已構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劉簡波自動投案,歸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屬自首,對其可以從輕處罰。鑒於被告人劉簡波賠償了被害人家屬的經濟損失36000元,對被告人劉簡波可酌情從輕處罰。綜合被告人劉簡波的犯罪事實、認罪態度及悔罪表現,對其適用緩刑確實不致再危害社會,決定對其適用緩刑。增城市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處被告人劉簡波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被告人邵海洋、肖季良破壞交通設施案

  2007年6月12日晚上10時許,被告人邵海洋、肖季良與李勇華、陳誌偉(均已判刑)經合謀後,攜帶鋼鋸、鋼鉗等作案工具,去到廣州地鐵四號線番禺區新造至石碁鎮上行區間內(裏程K25+800-K25+900),趁四處無人察覺之機,翻過隔離網入內,盜剪正在使用的接觸軌係統中的接地銅排的構件扁銅十條(共計55.915米,價值人民幣7129元)。

  2011年8月,被告人邵海洋、肖季良通過親屬多次聯係公安機關準備投案,同月29日,被告人邵海洋、肖季良在廣東省中山市小欖鎮被抓獲。

  番禺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邵海洋、肖季良無視國家法律,與他人共同破壞正在使用的交通設施,足以使電車發生傾覆,毀壞危險,尚未造成嚴重後果,其行為均已構成破壞交通設施罪。被告人邵海洋、肖季良結夥破壞正在使用的交通設施,足以使電車發生傾覆,毀壞危險,尚未造成嚴重後果,依法應當對其適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予以處罰。鑒於被告人犯罪以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從輕處罰。番禺區人民法院以破壞交通設施罪判處被告人邵海洋、肖季良均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九個月。

  被告人黃偉端強奸案

  2007年8月11日晚,被告人黃偉端及同案人黃國良、黃國烽、譚偉明、譚誌勇、譚燦濱(均已判刑)經合謀後,在廣州市白雲區江高鎮同案人黃國烽的住處將女青年譚某某灌醉,由黃偉端向同案人分發避孕套,由同案人黃國良、黃國烽強行輪流與譚某某發生性關係。隨後,譚誌勇等人欲與譚某某發生性關係時,因其醒來而未能得逞。同年8月21日,譚某某的屍體在廣州市白雲區神山鎮某村的治洪渠內被發現。經法醫鑒定,譚某某係溺水死亡。2011年9月19日,黃偉端向公安機關投案。

  白雲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黃偉端無視國家法律,結夥輪奸婦女並造成其他嚴重後果,其行為已構成強奸罪。黃偉端未與被害人發生性關係,在共同犯罪中起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黃偉端犯罪後有自首情節,依法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根據全案的性質、情節、危害後果及被告人黃偉端的認罪態度、悔罪表現,決定對其減輕處罰,判處其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

  被告人何仁貴合同詐騙案

  被告人何仁貴於2005年6月16日假冒廣東新月傳媒廣告有限公司的職員,與被害單位深圳福祥門診部簽訂了《廣東電視台廣告播出合同書》,騙取該門診部的訂金和預付廣告款支票30萬元、現金19800元。同年6月22日起,被告人何仁貴分多次將30萬元支票提取現金後逃匿。2011年9月30日,被告人何仁貴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被告人何仁貴作案後在其家屬的協助下,於2008年9月1日向被害單位深圳福祥門診部退還了全部贓款319800元,並支付50000元作為經濟損失賠償款,獲得了被害單位的諒解。

  越秀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何仁貴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冒用他人名義,在簽訂、履行合同的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後逃匿,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被告人何仁貴騙取被害人財物,數額巨大,依法應當對其適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予以處罰。被告人何仁貴作案後能主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鑒於被告人何仁貴已在家屬的協助下向被害人退還全部贓款並賠償了經濟損失,獲得被害人的諒解,依法可以酌情從輕處罰。綜合考慮上述情節,決定對被告人何仁貴減輕處罰並宣告緩刑,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三個月,緩刑四年,並處罰金三萬元。

上一篇:聯係AG官方網站 下一篇:八部門聯手“扮靚”津城 首次“大行動”啟...